手機版 | 網站導航
首頁 > 散文精選 > 經典散文 > 國學少年朗誦串詞|中華少年朗誦串詞

國學少年朗誦串詞|中華少年朗誦串詞

經典散文 | 2019-10-14 | 閱讀:
【www.rlycpf.live--經典散文】

披一路風塵,數千載風流,看青山依舊,唱大江東去。今天,在人類就要舉步跨進二十一世紀門檻的時候,我們從歷史的珍寶館里滿載而歸,和大家共享這場精神的盛宴。一個民族能夠昂首屹立在人類文明之林,她的腳下必定有奔流不息、萬世不竭的民族文化的滋養。這條文化長河,從遠古奔向未來,從洪荒奔向文明、帶著一路歡歌,也帶著一路血淚,一路吶喊,留下了諸多碩果和豐碑,也記下了諸多辛酸和遺恨。疏理這條河道,披沙揀金,我們拾到了光照古今的千古名篇。它是藝術筆墨寫就的史詩,前無古人,后無來者。既是民族智慧的結晶,又是歷史長卷的濃縮。嶙嶙魏晉風骨,巍巍盛唐氣象,咚咚動地鼙鼓,獵獵旗卷樓蘭,金縷曲,黃鶯兒,桃花扇,楊柳風,篇篇是對時代的沉思,字字是對歷史的凝視。它是價值連城的稀世珍寶,美不勝收,傾國傾城。它如同熠熠生輝、泛彩流光的顆顆鉆石,鑲嵌在時代的長廊。夸父的堅毅,洛神的婀娜,屈原的仰天長嘯,李煜的愁腸寸斷,關云長的橫刀立馬,賈寶玉的兒女情長,無不成為藝術美的化身,歷萬古而不朽。它是一條連接民族文化的鏈環,一端牽著遠古,一端指向未來。浩浩五千年文明,搖曳多姿,輝煌巍峨,浸潤和滋養著中華民族。千古名篇,字字珠璣,篇篇錦繡,是民族文化、中華文明的濃縮版、精華篇。捧讀它,欣賞它,我們清晰地感覺到了先賢哲人的深邃博大,志士仁人的報國壯志,游子商旅的親情鄉愁,曠男怨女的追求吶喊。歷覽千載輝煌地,長歌浩嘆唱古今。捧起這些佳作,我們與圣賢相會;吟詠這些絕唱,我們與歷史對話。傳統在這里升華,文化在這里更生。我們是傳統文化的后來人,我們又是文化香火的傳遞者,我們還是當代文化派出的使節。拾一塊女媧補天遺落的彩石,借一彎斜照漢家宮闕的冷月,折一縷渭城朝雨中的柳絲,挑一盞冰心老人點燃的小桔燈,讓我們沿著歷史長河的故道溯流而上,開始尋覓千古名篇的文化散步。第一部:魂兮歸來 當我們掬起一捧長江水,可曾想到過它的源頭?當我們在中國文化長廊里留連信步的時候,卻一定要到它的起點走走,那里是中國文學之母。 在這片天荒地老的時空里,似乎一切都變得單純而寧靜:五色彩石環繞著女媧,夸父在烈日下奔走,精衛鳥在藍天里歌唱;澄徹的青天綠水,無邊的林莽沼澤,山也巍巍,水也悠悠。未經人工點染的大自然,啟迪了萬物之靈人類的文學靈感,人又轉而賦予大自然以靈性。于是,我們今天才聽見了孔子的感慨,莊子的歌唱,屈原的長嘆。請跟我來,走到幾千年前的那一邊,翻檢歷史的書簡,來體味其中的悠遠與神秘。

▲《木蘭辭》(北朝民歌) 張麗達作曲 童聲合唱戎馬關山報國志,魂牽夢繞女兒情。一身戎裝透出一股勃發的英雄氣,我們看到的是英姿颯爽的少年將軍;對鏡梳理云鬢,秋波顧盼流轉,我們看到的則是一位楚楚動人的閨中女紅妝。這二者在花木蘭身上的統一,世世代代向人們傳達著這樣的信號:中國女性的偉大、堅韌與溫情。

▲《山鬼》(屈原) 葉小鋼作曲 梁寧演唱 苦戀與思念,是文學的永恒主題。屈原的傳世之作《九歌》中的山鬼堪稱翹楚。這是一篇熱戀中少女的內心獨白,也是大膽而潑辣的愛情宣言。它不重在描繪少女如花的容顏和婀娜的身姿,重在袒露少女忍氣吞聲的內心世界,傳達一種追求愛情的熱烈情緒。

▲《招魂》(屈原) 王西麟作曲 汪燕燕演唱如同一個迷路的孩子,一個滿腔愛國熱血而又報國無門的人,他的失意、彷徨乃至失魂落魄,我們都很容易理解,甚至被他洶涌的情感所征服,他就是早已仙逝千年的古人——屈原。為了表白自己的心境,屈原找到了一種非常獨特的方式:招魂。有人說,這是屈原在招楚懷王之魂,有人說是屈原為自己招魂,還有人說是宋玉在招屈原之魂。這無關宏旨,要緊的是,歷史為我們留下了《招魂》這份寶貴的遺產。一聲聲對“魂兮歸來”的呼喚,含著淚,帶著血,透著恨,有高潔人格的表白,有對黑暗勢力的鞭撻,有對故鄉和祖國的牽念。我們也禁不住要對著遙遠的星空,對著這位偉大的愛國者長長地呼喚一聲:魂兮歸來!

▲《洛神賦》(曹植) 莫凡作曲 迪里拜爾演唱 “翩若驚鴻,婉若游龍;榮曜秋菊,華茂春松”。曹植這十六個字一出,洛神之美便立刻一洗鉛華,脫俗為另一境界。洛神的嫵媚與妖嬈,洛神的圣潔與飄逸,不過是詩人心目中美的幻化形式。人類對美的追求是不可阻擋的,洛神之美就是憑借曹植的傳神之筆,穿越了千年的時空隧道,折射到今天。第二部:光焰萬丈星河耿耿,銀漢迢迢。從遠古奔來的中華文明的長河,千回百轉,千淘萬漉,使一顆明珠浮出了水面,它的異彩流光,穿過時空,照亮了中國文學長廊,它就是滋養了中華民族文化近千年、并讓世界為之回首的唐宋文學。徜徉在這座文學珍寶館,我們目不暇接,我們留連忘返。在這里,我們與中國文學史上的眾多名流巨匠擦肩而過:迎面走來的是“天子呼來不上船”笑傲紅塵的李白,眼望“國破山河在”老淚縱橫的杜甫;這一邊有聽一曲琵琶淚灑青衫的白居易,那一邊有登樓遠望心憂天下的范仲淹;蘇東坡月下把酒,聲聲向蒼天發問,辛棄疾挑燈看劍,夜夜夢里沙場秋點兵;柳永為“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”吟詠歌唱,李清照則為“梧桐更兼細雨”黯然神傷。唐宋詩詞歌賦是一座巍巍豐碑,它計數著中華文明的歷史遺產;唐宋文學又是一頂燦燦王冠,綴滿了濃縮中國文學智慧的奇珍異寶。這里,你能找到“大江東去”的豪放,也能找到“人比黃花瘦”的婉約;能聽到“磨損胸中萬古刀”的憤懣吶喊,也能聽到“楊柳岸,曉風殘月”的淺吟低唱;有怒發沖冠的報國志,也有窗前明月的故鄉情,有獨上西樓的長相思,有草長鶯飛的夢江南,有春光乍泄的蝶戀花,有斗霜傲雪的一剪梅。捧出這部寶典,我們能感覺到它的分量:刻寫歷史,它刀刀見血,鞭笞黑暗,它字字帶淚,思索人生,它筆筆入理,憧憬光明,它聲聲不倦。含英咀華,我們也能體味到它的博大:它是歷史的凝固,也是現實的觀照,是文人的妙筆,也是哲人的沉思;是千里鶯啼的錦繡江山卷,也是宮廷王朝的血雨腥風圖;它的大漠孤煙,它的塞外鼓角,它的新墳舊鬼,它的金風玉露,共同托起的是中國文學界史上的一座珠穆朗瑪。今天晚上,在這個古來圣賢千百次吟詠過的新年之夜,讓我們共同舉起唐宋名篇這樽美酒,邀明月至花前,引詩情到九重,在一聲聲蕩氣回腸的千古絕唱中,開啟一次美的旅程。[1][2][3][4]

▲《琵琶行》(白居易) 顧冠仁作曲 孫道臨朗誦 猶如“大珠小珠落玉盤”一樣清脆美妙,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已經在這個世界上彈奏了一千多年。它和它的姊妹篇《長恨歌》一道,成為奉獻給千秋萬代藝術精品,人道是“童子解吟《長恨》曲,胡兒能唱《琵琶》篇”。一曲《琵琶行》,司馬青衫濕。這是同情的淚,表現了詩人對被壓在最下層的藝妓的理解和同情。這也是傷感的淚,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靈呼應,使白居易不能不聯想起他自己遭貶流落的命運。然而,這首傳世絕唱的奇妙在于,作者對自己命運經歷的描繪,在詩中卻是淡入淡出,只把一懷愁緒傾泄在琵琶曲的美妙和歌女的凄涼身世中。《琵琶行》所以能響徹千年,大概正是這種悲劇美的力量。

▲《春江花月夜》(張若虛) 古曲伴奏 姚錫娟朗誦嫩綠的春色,宛轉的江流,半開的花蕾,銀色的月光,靜謐的夜晚,大自然設計了這些良辰美景,愉悅人類的心靈,陶冶人類的情操。其中的哪一道景色都足以叫人浮想連翩,心曠神怡。然而,盛唐之初,一位詩壇俊杰張若虛卻神奇地把這五種景色凝結在一首詩作之中,成為響徹歷史長廊的盛唐之音,詩中之詩。即使是在千年之后,我們如今來吟詠這篇美文,依舊是齒頰生香。它分明是一幅朦朧而空靈的水墨丹青,月夜里的江花,江花下的春水,春水邊的游子,游子心中的怨婦,詩情畫意、兒女情長與歷史滄桑渾然一體,水乳交融。它又分明是一首清麗而委婉的江南絲竹,以哀而不傷的淺吟低唱,贊美自然,歌唱愛情,感嘆人生。 “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”。但愿我們美好的人生路上,永遠有這樣一片皎潔的月光。

▲兵車行 配樂:顧冠仁 朗誦:孫道臨 一首《兵車行》,伴隨著隆隆兵車,嘶嘶戰馬,碾過了幾個世紀,永遠凝固在歷史的畫廊上。杜甫用他那枝神奇的筆,濃墨重彩地描繪了一幅戰亂時代生離死別的長卷。展開這軸畫卷,悲切慘烈的場景撲面而來:一陣陣捶胸頓足的哭號,一聲聲依戀心酸的叮囑,一雙雙緊緊扯住親人衣襟的手,一團團兵車疾駛揚起的塵土,還有那邊塞血流成河,白骨累累,家園滿目凋敝,民不聊生,激憤哀怨都從詩人的筆下噴涌而出,直刺窮兵黷武的黑暗王朝。這是帶血的控訴,這是對歷史的拷問。  第三部:鳳凰涅槃走過洪荒,走過秦漢,當唐風宋韻也漸去漸遠的時候,我們見到了二十世紀初露的曙色。輕輕推開現代文學之門,一陣現代白話的清新之風拂面而來。它一掃駢文八股整齊劃一的晦澀與沉悶,開始在現代生活的黑白琴鍵上彈奏自由、瀟灑而靈動的旋律。我們和戴望舒相逢在迷蒙的雨巷,和老舍一起品評紅墻碧瓦的北京城;林語堂點起煙斗思量秋天的況味;徐志摩揮揮手與康橋話別;魯迅筆走龍蛇寫下沒齒不忘的紀念;方志敏激情無限在鐵窗下吟頌可愛的中國。一樣的符號系統表達喜怒哀樂,一樣的思想脈搏為興衰更替跳動。大師們沒有走遠,他們也正在傾聽。

▲《可愛的中國》(方志敏) 李默然朗誦 不分膚色,無論地域,在人類擁有的優秀品質中有一項永遠光芒四射,那就是愛國。屈原叩問蒼天,怒沉汩羅江;辛棄疾夢里沙場秋點兵;譚嗣同橫刀向天笑,迸發的無不是愛國情懷的萬丈光焰。而方志敏一篇《可愛的中國》,則點亮了中華民族愛國方陣中一支最亮的火炬。在這篇絞刑下的報告里,我們透過鮮血浸透的模糊字跡,讀到了這位偉人的傾訴和摯愛;在這曲屠刀前的歌唱中,我們透過槖槖的鐐銬聲,聽到了憤怒和吶喊。

1 2 3 4

▲《野草題辭》(魯迅) 周龍作曲 呂中朗誦面對一株野草,有人看到了柔弱,有人看到了綠色,有人看到了無用,而魯迅看到了生命和抗爭。 他從“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”的品格中看到了野草的堅韌,從吸取露、吸取水中看到了野草的平凡,又從將被地火吞噬中看到了野草的坦然。而這一切對野草的贊美,都是這位時代斗士對惡勢力的詛咒,對光明的期盼,對犧牲的大無畏。讀一讀《野草》題辭,我們或許會更加理解什么叫“橫眉冷對千夫指”,什么叫“怒向刀叢覓小詩”。

 

本文來源:http://www.rlycpf.live/sanwen/613990/

推薦內容

推薦閱讀

經典散文熱門文章

白姐统一彩色厍图大全